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矿石收音机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楼主: wdele

往事如烟(1-57)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8-5-20 22:45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wdele 于 2008-5-20 17:48 发表
半导体收音机出现,揭开了收音机产品的新篇章。但是,我始终对半导体收音机提不起兴趣。而对电子管收音机确实厚爱有加,在玩矿石收音机的时候,就对电子管收音机产生浓厚兴趣,我的叔叔家有一部国产的红灯电子管收音 ...

文笔真好,但细节有误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21 00:26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
往事如烟(10)

1973年,我依然在那个铁工厂打工,不过,因为我黑板报、大批判稿写得好,进厂只干了3个月的铁匠,就到工会上班了,负责写写画画,修修扩音器之类的,工资也达到了32.5元大关,到了这个额度,再往上涨就很困难了,有的工友32.5元十几年没变过!大家都用音符325来调侃这个工资额度,而325这个韵律连起来唱,很像当时流行的《翻身道情》的歌门:325 325 打下地粮食,地主他夺走啊哈...,有些意味。
    那几年我们那里开始有国产的电视机了,电子管的,北京牌的但是是天津生产的;当地的泰山牌的,真是名副其实,要两个小伙子才能搬得动:13个电子管,3个大小不等的变压器、屏幕是14寸的,机器工作起来,冬天可以把房间的暖气关掉,夏天要专门给它老人家配个电风扇啦,否则就停摆。那时候整个山东省只有两个电视台,一个是本省台,一个转播中央台,用电子管电视机要收这两个台的节目,要树20米以上高度的天线。1976年,伟大领袖与世长辞,大家悲痛欲绝不表,上级要求各单位组织观看北京的追悼会,我所在的铁工厂义不容辞的买了一台“泰山”,日夜兼程焊了一个26米铁架子(应该叫铁塔),八木天线是我和电工班的小伙子们制作的。铁塔树起来了,可是没人敢上,都有恐高症,电工班长爬了三分之一就下来了,气得书记大人青筋暴跳:我要是年轻(那年他34岁,属于直升飞机干部)我早就爬上去了,吃饭的!后来,从邻居单位借了一名电工,才把天线架上去。
   专门给泰山做了一个箱子,我自然成为泰山的监护人。追悼大会的前一天晚上,泰山突然闭眼---声光全无,全厂上下好不紧张!,凭常规经验判断应该是电源部分的故障,我斗胆打开后盖,凭电子管的经验:咦,怎么没有6Z4整流管呢?后来在机器底部找到,原来整流使用半导体二极管整流,测试半臂损坏,当时在工厂里这种高反压,大电流的二极管也不好找,后来到电镀控制盘拆了几只二极管,先串后连打了一座新“桥”,度过了危机,从那以后,在厂里名声大噪:电视机刚出来人家就会修!其实,当时电视机的原理并不懂,好在电源的故障比较简单,真要是行电路啊、场电路啊、视频通道啊出了问题哪也是干瞪眼。
   不过,面对夸奖,我还是很谦虚的回答他们:电视机嘛,简单、简单!
第二天的转播,那电视机不是行扭就是场跳,反正会场下的人哭声一片,那电视,用现在的话来说是:忽悠。不过后来电视信号水平不断提高,我利用近水楼台之便,天天看电视讲座,英语、数学、特别是宋东生的电子讲座。学有今天,泰山功不可没,毕竟我的实际学历只有小学5.5年,后来能够公费到大学读书,也与我的这段经历有关。
     太晚了,改天再聊。

[ 本帖最后由 wdele 于 2008-5-21 13:13 编辑 ]
发表于 2008-5-21 06:59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请继续讲,感动中.................
发表于 2008-5-21 18:25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到“啃西瓜皮那段”,我哭了....
想起那年我从广东打工回来,看见我那当时年仅4岁的儿子嘴里嚼着人家吐掉的泡泡糖.....
......我打了他,然后,上街去买了一大包各种各样花花绿绿的泡泡糖......



[ 本帖最后由 lllsssppp 于 2008-5-21 18:50 编辑 ]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22 09:26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
往事如烟(11)

吹牛一般都没有好结果。
1971年9月,从收音机中的米国之音反复报道中,隐约感到国家的高层出了什么大事情,当时听了,我记得父亲、叔叔他们都目瞪口呆。
果然,9月18日,中央发出《关于**叛国出逃的通知》那时候的文件都是层层传达,等我们听到文件是9月24日,那天的会场庄严肃穆,书记紧绷着脸,手里的那份通知是没启封的纸筒,可见事情非同一般。
“早就知道了”,但是,我捂住嘴,生怕嘴巴自动发音。
一场轰轰烈烈的批*批*开始了,那时候,基层单位重点批判**的“国富民穷论”,要求大家以新旧社会两重天的对比批判这一谬论。对我们家庭出身不好的,就要求以家庭现状的提高来批判国富民穷论。
    人家家庭出身好的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旧社会,歌颂新社会。记得一位老党员控诉地主:过年了,地主给我们几个穷苦弟兄几盘饺子,但是黑心的地主却不给我们芥末醋,我奋起反抗质问地主,为什么我们没有芥末醋!!地主说,你吃的还挺四行(方言:周全),不吃就算了!  讲到这里,他号啕大哭起来。下面小伙子不管三七二十一,照样领着喊口号:不忘阶级苦,牢记血泪仇!底下的人忍不住偷偷笑,但是也得跟着喊,而且特别响。
    记得单位里进行统计,你家里有多少缝纫机、收音机、自行车、手表,这些都是“铁”的事实。但是我家,上面说的这些“铁”都没有,后来我问,自己装的收音机算不算?
算算,当然算。于是,我的名下有4块收音机,(两块矿石机、二块来复两管机)。在此后的批判稿中,有关于我的一段:就拿我们***同志来说吧,家里有高档收音机4部,达到了平均每2人一部,这难道是国富民穷吗?!   
大家都以惊异的目光看着我,看不出啊,平时吃饭连5分钱的菜都不舍得吃,装穷啊!
   我,我....唉!
   以往,每年年底我都有30元的救济金,那年年底我没拿到,没法问,也没法说,谁叫咱有4块高档收音机呢!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22 11:13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
往事如烟(12)

在那家铁工厂里,我卖命的干,一心想入团,那年头年轻人入不了团,找个对象都难。争取,再争取,可是,我争,团组织就是不取。原因就是出身是资本家。
  解放前,我家是开磨坊的,给人家磨麦子,磨粮食磨面。有3头驴,7口人,父亲、祖父也是一起洗粮、晒粮什么都干。48年,有了点钱,就卖了2台机拉磨。解放后,家庭成分被定为工商业户,相当于农村的富裕中农,文革期间荣升为资本家。从那开始的近10年的时间,家里几乎所有的成员都沾光不小,爷爷由店经理降职为拉地排车的;父亲由技术科长降为一般职员;小叔从海军提前退役;小姑从医学院学生会退出.....
  后来,宽松一点了,但是,我还是入不了团,着急啊,当时已经有一个棉纺厂的女朋友了,但是他对我几乎是下了通牒:入不了团就免谈!你说我急不急?
  
犹豫好久,那天周末,风高夜黑,我怀揣着一部收音机,把脑袋深埋在衣领里,我找到了分管的负责人的家,寒暄几句以后,我拿出了收音机,漫不经心的说:**,自己做的,拿去听听玩吧!领导眼神一亮,推辞再三,收音机还是收下了,他那这那部收音机说:厉害厉害,自己做的这么漂亮!(天哪,我47元钱买的,春雷5管半导体,带皮套的,你应该看得出的!要不就说,难得糊涂嘛)他还说:听听就还给你啊!
   大约一个星期以后,入团申请书批下来了,我哭了,不是激动,因为5天以前,棉纺厂的那位姑娘正式把我辞退了。那春雷要是提前一个星期响起来,也不至如此啊!

[ 本帖最后由 wdele 于 2008-5-22 12:04 编辑 ]
发表于 2008-5-22 11:47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......一个老农走上主席台,控诉万恶的旧社会:
旧社会,我欠九屁股的债
到了新社会,九屁股的债还了八屁股
还是新社会好啊!!!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22 13:0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9-8=1  只欠一屁股了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22 14:09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
往事如烟(13)

团是入了,可是对象却飞了,时机把握得不好,只能怪自己。
时光如梭,26岁了,不过还是在那家铁工厂里,那时候是不存在跳槽的,干也得干,不干也得干,除非你有关系,调动。要层层过关,最后一关市劳动局。咱没那个本事,也没那个钱去疏通关系。
    那时候,开始时兴晶体管电视机了,有点钱的人买12寸的,缺点钱的买9寸的,很有钱的买波兰24寸的,钱紧张的,就找人组装;没钱的,还是听收音机。
    爱好者可以自己装12寸的,套件我记得是180元左右一套,显像管是次品,装起来性能还可以,凑扶着看,也是泰山牌的。
    那年4月份,单位那位领导找我谈话:“这个,这个,7.1以前呢,我们要发展一批新D员,要向组织靠拢啊!”
     我忽然想起了那部春雷收音机,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他:**,电视机我可是一窍不通啊!他喝了一口茶,然后把喝到嘴里的茶梗“呸”的一声吐了出来:“你这是说到哪里去了?!”然后悻悻而去,以后再也没有和我谈组织问题。
    存在决定意识。那一年,我用业余时间拼命组装12寸电视,一台可以赚至少60元,3个业余日就可以组装1台!上班对我已经不是必须的,尽管我仍然天天上班;入D,也不再奢望,摆脱贫困能过上好日子才是目的。
    后来,三洋的12寸电视机进入我国,父亲托关系搞了一张票,记得到当地五交电取货的时候,一家6口都出动了,象请财神一样,把三洋弄回家。在买这部电视以前的几天,家里的八木天线早已高高地矗立在房顶上,但是,当接通电源的时候,那电视的效果真的不咋地,雪花大大的,而且工作起来机壳后面温度很高,很奇怪。我想必有蹊跷,有一天,趁家人不在,我打开后盖一看,真的很坑人,电源变压器是110v的串连了一个30w的水泥电阻降压,不热才怪!后来听知情人说,这是一批日本国内的淘汰机,改头换面塞给中国。后来的三洋机就好了,变压器也换了,高频头的增益也高了。
    家里这部三洋电视机买回来就没怎么看,平时,基本上还是看我自己装的12寸泰山机。但家里的人总是把三洋放在房间显眼的位置上,母亲、妹妹每天都要用一块干净的摸布轻轻擦一遍,然后用一块半透亮的纱巾盖上。
  我笑言父母:是420元钱请回一个日本菩萨。

[ 本帖最后由 wdele 于 2008-5-23 08:36 编辑 ]
发表于 2008-5-24 17:35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的得好......我一口气读完.......

[ 本帖最后由 390667 于 2008-5-24 17:43 编辑 ]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25 01:00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
往事如烟(14)

强者者紧紧握住命运的咽喉;弱者被命运紧紧握住咽喉。
  27岁那年靠自己的打拼,我有了一定的积蓄,终于可以考虑找女朋友了。她是一位漂亮但是性格内向的女孩子,她没有计较我的资本家出身,没有嫌弃我的其貌不扬(确实其貌不扬)。其实 ,他家比我家更穷,两人之间也没什么共同点,都是为结合而结合,这也算穷凑合吧,这种凑合导致的阴影至今依然笼罩在现实生活中,那是后话。
   我第一次到她家,去的见面礼,还是收音机(我只有这个本事),是我们当地“冬梅” 牌6管机的散件组装的,内部的电路结构是彷“羚羊”牌的台式机,结构有点像电子管收音机,在金属底座上,也树立着两个大中周变压器,(有上下两个可调磁芯),大双连大喇叭、大机壳,我挺喜欢的。她父亲喜欢听收音机,手里经常握着一个小“咏梅”,叽叽喳喳音质很差。特别喜欢听新闻,经常随着两报一刊的社论喜怒哀乐,他一见到我对我讲的第一堂课就是“痛说革命家史”,说他们家祖宗四辈都是讨饭的,是新社会才使得他这一辈不在要饭了,感激完了新社会,又看着自己濒临垮塌的房子眉头紧锁,“唉,这房子住了50年了,修吧,不值得;不修吧,治不得;盖吧,又没钱”。看他那一筹莫展的样子模样,倒是 “一脸旧社会”。
    那年,我竞争参加了我们当地的职工夜校电子培训班的老师。说起来,有点戏剧性,这个班要招聘2位老师,现场讲课,题目是《全电路欧姆定律及其应用》,合格与否不是有专家决定,而是由现场的学员投票决定。那天有4名应考人,我是唯一一位没有大学学历的应考者,但是,我却戏剧性的出线。
    其实,当时培训的学员都是工厂里的年轻电工,学历不高,大多初中毕业,他们对纯理论计算的讲课方式是不感兴趣的,而我列举了大量的实践例子,其中不乏收音机电源的例子,浅入浅出,层层渗入,并能和学员们互动,这是应考成功的关键。
每晚2个课时,每个课时7.5元,每天 可以有15元的收入,钱虽然不多,但是被人称为老师的感觉很好,人,有时候要的就是感觉。
    但是,当进行系统的教材讲课的时候,我的知识面捉襟见肘了,例如交流电路求解当中的三角函数、复数、积分是必然涉及到的,我没有系统学过,只好:“关于电路的计算留给大家分析计算,下一节课我们在继续讨论”,先应付过去,然后再请教我的老师,下节课再讲明白。
后来,不知是谁向学员们兜了我的老底:“他只有小学5年”;第二期培训班上的几个学历高一点,工龄长一点的电工学员一反常态,在课堂上频频“发难”,提出一些我感到吃力的问题,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.....
   一年的“老师”经历使自己获益匪浅,更加认识到学历,书本知识的重要性,我渴望上大学,接受规范系统的教育,否则,老师,是盛名之下,其实难负啊!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为,我辞掉了业余老师的美差。就在茫然中,出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机,那是我一生的重要转折点,竟然还是与收音机有关!
发表于 2008-5-25 14:10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样的故事真正吸引人,还想听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发表于 2008-5-26 13:02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建议楼主接着写下去四各字形容‘引人入胜’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26 13:16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
往事如烟(15)

枪打出头鸟。
    在那家铁工厂上班,业余时间到夜校代课,不少人眼红,不眼红的也红眼。投诉与指责纷至沓来:自己的工作不好好干,业余时间赚钱,还自称“刘老师”云云。
    在我决定离开夜校的时候,市总工会职教科选在周日开一个送别会,通知下达到单位,领导的回复是:他明天要加班不能参加。
   从那以后,领导把我从工会干事的岗位上撤了下来,荣升为炊事班的采购员。就是每天早上5点半到菜市场采购油盐酱醋菜面煤,当时领导和我谈话,向我解释给我调整工作的理由:“组织上考虑到你长期营养不良,身体虚弱,所以调你到炊事班,在那里,吃什么,吃多少是自己决定的,只扣6元的伙食费,呵,不要有别的想法”。我很想得开!这真是美差啊!
     那时候,厂里没有汽车,我的工具就是一辆“大金鹿”自行车,把每天的伙食原料买进来,记得第一天恰逢周末,是厂里例行吃炸酱面的日子 ,早上起来,拿好了单位介绍信(到国营商店买菜肉要带介绍信),在那大金鹿车把上左边挂一个甜酱桶,右边挂一个酱油桶,车后有大菜兜。5点半出发,买好了酱菜。车后座上捆着半个猪,我人个头小,驾着这么多的东西,左摇右晃,踉踉跄跄,酱油晃出,甜酱飞溅,那杀死的半头猪也几次从后座脱落企图逃跑!总算把东西弄回厂里,再看身上、车上到处都是甜酱。老班长姓徐,叹了一口气:哎,你不是干这个的料啊!
    不过,我渐渐适应了伙夫采购的工作。在那干了大约3个月,你别说,人真的长胖了、白了、滋润了!真要感谢组织的关怀啊!最为得意的是,每天买好了油盐酱醋菜就没什么事了,空闲的时间可以看书,甚至偷偷睡觉。
  伙房里有一部电子管收音机,很破旧了,扔在那里,里面的电子管是那种平头式的,空闲时间我把它修好了,伙房的同事们高兴得不得了,做饭的时候,就打开听。后来被人投诉,被厂长办公室没收了,厂长们值班听听音乐,好不自在!而我,也被人投诉买完菜“吊儿郎当”,被增加了任务:买完菜要帮助伙房做饭。在那段时间里,我学会了包包子、包脂饼、刀切面、包粽子,老班长 :高兴得说:再过两年,我这个位置教给你做了!我说:你要是厂长我还可以考虑,炊事班长就免了吧!何乐而不为啊!
    不过厂里的扩音器、电唱机之类的东西坏了,还是我来修,80年深秋,厂里的三合一便携式晶体管扩音器坏了,我到当地的国营电器维修商店买元件,正碰到一位干部模样的人提着一部大收录机,跟柜台里面的人交涉:“既然修不好为何不早通知我们?!”
   后来知道这位干部是我们当地市统计局的局长,姓张。他的一部进口的三洋大收录机,出了毛病,送到这家店里来,放了近两个月没修好.....。
   我对这位干部说,没关系,我来帮您修,我留下了我的家的地址给他,星期天他真的带着机器到我家了,当天我就给他修好了,(主要是电脑选曲的电磁铁驱动电路坏了)。他很感激,谢聊之余他问我干什么工作,我向他1、2、3说明了原委,没想到他竟然拍案而起:这简直是糟蹋人才,我帮你调出来!
   说来容易,做来难,统计局是个清水衙门,说话不太灵,从承诺调动到办成,竟然用了3个多月的时间,中间间隔了一个春节。那年,我已经结婚了,有了自己的家。
   厂里知道我要办调动,千方百计阻挠:“你还捅咕上面的人?我不答应放,谁来也没用!”厂长如是说。一气之下,我干脆不上班,请长假,但是没工资。那年春节,我已经3个月没工资了,幸亏自己有一手:回修收音机、录音机,大大胆,还敢修修电视机,哪个年总算过去了。那年除夕,我吃的饺子有两种馅的,白菜肉是妹妹送来的,牛肉馅的是张局长的老婆送来的。我记得,那年除夕夜,当地的电台竟然在播放白毛女,哭爹爹。  
   来年,2月底,乍暖还寒,一大早,咚咚咚,一阵敲窗的声音把我惊醒。
“我是老张,你的调动劳动局放行了,到无线电八厂上班,今天早上8点你到我的办公室....。”隔窗看到,张局长比我还要激动。好朋友胜过亲第兄啊!记住这位局长:张继钵。
   那一刻,收音机里正在播放:雪山升起呀红太阳,翻身农奴把歌唱.....

[ 本帖最后由 wdele 于 2008-5-26 18:58 编辑 ]
发表于 2008-5-26 13:29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。。。哈哈。。是金子总会发光的。。。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矿石收音机 ( 蒙ICP备05000029号-1  

蒙公网安备 15040402000005号

微信:caoyin513 QQ:30792799 E-mail:radio@caoyin.com

GMT+8, 2017-2-22 18:43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