矿石收音机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会员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405|回复: 3

插队往事之山村女教师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20-8-1 18:42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 到山区插队第二年夏初的一天傍晚,我们收工回来,惊奇地听到村里飘出童声齐唱“东方红”,这可是新鲜事。我们寻声来到队长家隔壁的一间堂屋,只  见一位女孩正指挥着五六个小孩歌唱。
       看上去,这女孩约模16岁,个儿不高,1米5出头,虽然身着当年小山村常见的夏季棉布服装,却掩不住妙龄女孩的婀娜身姿,好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。我的耳边不由地响起不久前知青中偷偷传唱的,《庭院深深》的主题曲“那是一个灰姑娘,灰姑娘,她的眼睛大,她的眉儿长……”。我不知道琼瑶笔下那位灰姑娘的相貌如何,但眼前这位姑娘的一双明眸确实是挺动人的。
       在收工的老乡们围观下,那女孩害羞地低下头,对孩子们匆匆的说声“下课了”,就躲进了肖队长家。
       的确,在这偏僻的小山村,很难见到漂亮的女孩。
       记得我们刚来元里村,在田间劳作时,老乡们曾津津有味地向我们说起,他们不知在哪年哪月看过的“柳堡的故事”中女主角小英莲,还津津乐道地怀念那“好姜”的“禺俭仔”。这会儿,冯会计居然称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很象小英莲,这是哪跟哪呀。
       很快,机灵的柯德斌打听到:这女孩叫车小蓉,她父亲是梅潭公社的撑排工人,祖籍浙江,是谢地小学派来的民办老师。都说江浙一带出美女,果真名不虚传呀!
       车小蓉虽是民办教师,但在小山村还是很受尊重的。老乡们见到她,总是“车老师好”“车老师吃饭了吗”“车老师需要帮忙吗”……问候声不断,肖队长和冯会计也不例外。村里很快就为车小蓉安排了“闺房”,同是农舍,却比当初我们住的强多了,不但通风透气,还可享受窗外的阳光。
       教室就设在肖队长家的一间闲置厅堂,正对着大门的墙上,挂着一面墨漆斑剥的木质黑板;没有课桌,学生家长献出两三张小木桌将就,学生则自带小板櫈之类就坐;有趣的是那小车老师的讲台,竟不知是从哪里找来的供桌,就着她的身高,量身截短桌腿而成。
       全部的学生仅有6名,分一至三年级,老乡肖友根儿子的“学历”最高,仅他一人编为小学三年级。在一间教室里要同时进行小学一至三年级的教学?怎么教啊?从小接受正规教育的我们觉得十分好奇。不到半天的“观摩”,我们弄明白了。车小蓉将一、二、三年级的小孩分别在安排三张桌子就坐,每次就为一个年级上课,其他两个年级的小孩,则被她安排在距离讲课点较远的门边,复习功课做作业,避免互相干扰。
      有了那次“观摩”,我们与小车老师的距离似乎拉近了,彼此之间年龄相差不到3、4岁,正值青春萌动期的佳年华。小车老师那白皙的皮肤,那会说话的大眼睛,那秀气的鼻子,那饱满的小嘴,的确会让人浮想联翩。
      荷尔蒙这东西就是神奇,车小蓉初来的那几天,我们暂停了每晚的高谈阔论,不知不觉转而“关心”起小车老师了。
      不知谁在蚊帐里“斗胆”问了一句:你们说,小车有男朋友了吗?
      话音刚落,马上引发大伙的围攻:“怎么,想吃天鹅肉了”
      “别在蚊帐里自作多情了”
      “想扮演青山恋的男主角呀”……。
      也在蚊帐里躲蚊虫的阿柯,一本正经地告诫:对女教师允许有非分之想,但不可付诸行动哦。接着在蚊帐里的我们,又是一番热闹的相互调侃戏谑,主题当然是围绕着这位刚来的山村女老师。
      王茂荣是我们当中最先与漂亮的山村女教师接触的知青,虽然年龄最小,但却是个“老学究”,还特别爱较真。
      他很快发现,没有经过正规教学训练的车小蓉教一年级小孩拼音字母时,不但发音不规范,而且没有按先教声母和韵母,再学汉字的教学顺序展开。这也难怪,文革前教材早已当作资产阶级教育路线的产物被革掉了,现有的教材青黄不接,小车老师是“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”呀。
      不行,这不是误人子弟吗?拼音是中文的基础之基础啊!于是早已在自学大学数理化的王茂荣,为了小山村的孩子们,连夜制作出包括声母21个、韵母35个的基本汉语拼音字母表,找车小蓉商议如何提高汉语拼音的教学方法,并且很快付诸实施。
      事后我戏谑王茂荣:注意哦,男女授受不亲!
      他却反问道:你知道下一句吗?
       “嫂溺,援之以手者,权也”前后句结合,才是完整的“祖训”。
       我无言以对。
      王茂荣还对车小蓉要求的用本地话朗读课文的教学方式很不满意——这将直接影响小孩走向社会后,所必要的语言交流呀!与小车老师多次沟通未果,王茂荣也只能在背地里评论:过多的使用本地语言上课将误人子弟!
       接着他又发现车小蓉的汉字书写也欠火候,于是拉来硬笔书写的佼佼者黄卫建,为车小蓉作示范。黄卫建当年是班上的活跃分子,作为班级学习委员,出黑板报是他的家常便饭,曾在黑板报上图文并茂地出版楷书字体的“接班人之歌”。
       黄卫建也不推辞,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“接班人之歌”的开头语:未来的大厦谁来建?未来的天地谁主宰?
       黑板上漂亮的楷书,那一横一竖,那一撇一捺,笔划是那样的工整规范,字体是那样的刚劲有力!黄卫建边写边解说书写的要领,车小蓉敬佩的目光从黑板滑移到黄卫那英俊潇洒的脸庞,四目相对,她红着脸害羞地低下了头。
       从那以后,我们与车小蓉的交往增多了。碰到我们没出工的日子,有时小车老师也会来知青小阁楼找我们聊天。
       小阁楼,男孩子的聚居地,看上去凌乱,但桌上和床头都摆放着各人喜好的琴、棋、书、笛。
       也许是那特有的书香气息感染了车小蓉,她这里翻翻,那里看看,柯德斌那点缀着形似豆芽的五线乐谱她看不懂;吕学榕床头的文言文和古诗词她如同看天书;王茂荣桌上的大学数理化对她来说更是一头雾水。倒是从师大印刷厂仓库顺来的油印版电影剧本引发了她的极大兴趣,先后借走好多她所喜欢的电影剧本。车小蓉曾多次说,你们这里与谢庄大队的知青点很不一样。
       这还用说,从师大附中出来的学生,文化素质是其他中学的学生能比的吗?
       虽然身处小山村,但我们的心底始终留有对母校的怀念,尽管学生时代再也回不去了。
       不久,我们看出车小蓉对黄卫建有“意思”,时不时来知青小阁楼主动找黄卫建搭话,请教各种问题,来小阁楼时还会为他整理他随意丢放的个人小物件;后来,居然收走黄卫建换下的脏衣服以及被面床单,到楼下的水渠边洗涤。
       有一天我们休息,车小蓉邀请黄卫建到村前的晒谷坪,与她和她的学生以及村里学龄前的孩子们,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。黄卫建理所当然地扮演老鹰,车小蓉则扮演护雏的母鸡。晒谷坪顿时充满黄卫建浑厚的仿鹰俯冲声,车小蓉尖细的惊叫声,和孩子们纵情的欢笑声。傍晚的落霞映衬着小蓉那红扑扑的娇美面容,轻轻的晚风吹拂着黄卫建那自然卷曲的额前黑发,多么美好动人的场景啊!
       然而我们的黄卫建牢记母训,从插队的第一天开始就打定主意:绝不在农村谈情说爱!眼前的这个姑娘虽然可爱,但最多只能保持兄妹情谊,不可 “更上一层楼”,以免伤害这美丽、善良的山村女教师。
       话虽如此,但面对这位漂亮姑娘的火热攻势,若说同样处于青春萌动期的黄卫建不为所动,可能也不符实。有一次,我注意到,黄卫建站在小阁楼的窗前,目光注示着正在对面“红边”山坡山道上行走的车小蓉,直至那身着浅蓝底碎花色调服装的她消失在山路的尽头。对她的单独出行,是挂念?是关心?我不得而知。
       尽管黄卫建多次向车小蓉委婉地表示他们之间不可能“有戏”,但收效甚微。其实我们都晓的,黄卫建班上的那位“校花”早就对他有好感,插队期间经常来信问候,黄卫建虽有所动,但因过于把握分寸,以至后来“劳燕分飞”了。
       除了缠上黄卫建,车小蓉还把我们都当作大哥,有难处也会找我们帮忙,我们当然都尽力而为,唯有一次例外。
       那是70年冬天的一个晚上,车小蓉来我们楼上找王茂荣,我们告诉她,王茂荣在厨房。
       车小蓉来到厨房,刚进门就对他说:我肚子很疼,请你帮我看一看。
       正在烧开水的王茂荣乍一听,以为听错了,但很快就得到证实。
       借着灶堂柴火的亮光,就见身着花棉袄,双手捂着肚子的小蓉,已来到灶台边。
       “痛在什么部位?”王茂荣很快问明了疼痛的部位和原由。
       他判断这是典型的女孩子“痛经”,没什么大碍。但在这黑咕隆咚的地方,又是孤男寡女的,“瓜田李下”说得清楚吗?
       “小车老师,你肯定知道自己肚子疼的原因,但我治不了”。王茂荣急忙熄灭了灶火,说完往外走,顾不上烧开水,也顾不上小蓉,匆忙离开了厨房,丢下车小蓉在黑暗之中。
       后来我们很快知道,这是个误会。
       原来兴趣广泛的王茂荣早在插队之前,就熟读《赤脚医生手册》一书,聪明灵巧的他还拜师学会了一套针灸医术,不但我们受益,同时也惠及老乡。车小蓉那天来了“大姨妈”,肚子疼痛得直不起腰,队长老婆告诉她,找王茂荣针灸也许管用。于是就有了夜里厨房那尴尬的一幕。
       事后王茂荣通过队长老婆转告小蓉,他对妇女病一窍不通,如果来“大姨妈”经常疼痛,建议到医院治疗。
       两年后车小蓉调离元里村,黄卫建才得已“解脱”。
       1975年夏天,已在邻县工作的我到这地方县城出差,路过汽车站附近的一处院子,看到个貌似车小蓉的年轻女人典着大肚子坐在宽厚的门洞里乘凉。是她?难道车小蓉已嫁人了?
       待她转过头来,果然是!几年不见,这位山村女教师还是那样的美丽可人,只是少了少女的腼腆与羞涩,多了“准妈妈”的丰满与成熟。
短暂的相逢过后,不知咋的,我似乎又听到了那首歌:那是一个灰姑娘,灰姑娘,她的眼睛大,她的眉儿长……



补充内容 (2020-8-1 21:49):
匆忙之下,忘记说明了,这不是我自己写的,是我的一个朋友写的,叫我修改。征得他同意后,允许我放在这地方。


补充内容 (2020-8-1 21:51):
作者是1969年到山区插队当知青的,我当年所在的农场和他们的村子只隔着一条小溪,那些知青也经常到我们农场看电影,其中也包括那个女主人公车小蓉。

补充内容 (2020-8-2 18:47):
文章第五自然段“好姜”和“禺俭仔”是那地方的方言,前者是“好看、漂亮”;后者是“女孩子”。

评分

2

查看全部评分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20-8-1 20:05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主真有文采,写得非常好!我在上学时一直写不出什么,高中时被语文老师逼着交作文.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20-8-1 22:17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看过一本老插春秋,写的不错。也是写的知情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 经楼主润色后的文章有水平,内容生动,我今天才发现矿坛竟然有这么一个文学子版块,所读到第一篇文章也属于精彩之列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矿石收音机 ( 蒙ICP备05000029号-1

蒙公网安备 15040402000005号

GMT+8, 2020-8-15 18:54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4-2019 caoyin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