矿石收音机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会员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楼主: wdele

忆海拾零 1--80

  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9-3 18:53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十三麻子 于 2018-9-3 19:03 编辑

再发几幅咱们从前去过地方的照片

70年代中期的百货大楼,过年时节。

百货大楼.jpg

这里不用解释,大家都去玩过

公园.jpg

这是咱们买书的地方

书店.jpg

这是咱们借书的地方,东河崖。

图书馆.jpg

这里您没少走过,李家街,往前走几百米到李师傅家

李家街.jpg

您南下时置办行头的地方

人民路.jpg

工人文化宫,在后面的会议室办过无线电修理学习班,您还在这里讲过课。

文化宫.jpg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3 19:32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wdele 于 2018-9-3 19:46 编辑

38年过去,弹指一挥间!我在上面图片那个工人文化宫讲过《电子技术工程师培训》的系列课程,那是1979年夏天,一个课时17元钱!一个晚上2个课时34元!
周六是半天的课。第二年结婚,我没要家里1分钱,结婚的费用都是我讲课、修家电赚的辛苦钱!谢谢楼上兄弟提供的珍贵的照片!泪奔了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9-3 19:46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wdele 发表于 2018-9-3 19:32
38年过去,弹指一挥间!

呵呵,看看这些,也许能多拾几个零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3 19:52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那个图书馆,坐落在白浪河岸,离我结婚后的小家很近,我也是常客。经常到那里查阅资料,讲课用的、维修用的。进去看书的人很少,我进去就是一个上午,连看加抄,获益匪浅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9-3 19:56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泪奔了

我这是扔催泪弹了啊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8 22:24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wdele 于 2018-9-8 22:36 编辑

艺海拾零 14 乱世炼英才
     俗话说,乱世出英雄,不过,文革时期出的英雄,文革结束后都成了狗熊,得不偿失!但是我今天要说的是:乱世练英才,不打不闹不造反,在乱世中学会了一门专项技能,成了后来养家糊口看家的本领,更有甚者还因此功成名就  。
     文革期间,我们还都是十一二岁岁的小孩子,没有什么学好上,没有什么书好读 ,但由于是乱世,可以为所欲为,做饿 你感兴趣的事情,没人会管 ,比如说写大字报,就可以练习写毛笔字;刻钢板印传单,可以练习硬笔书法。出版报,可以练习,画宣传画,画漫画 ,这些写大字报发传单,出版报,这些造反活动 其实 也造就了一大批写画的人才。
     文革期间,我接触的最多的是刻钢板,印传单 。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了 那是一种快速简易的印刷术,首先,把蜡纸,放在特制的布纹钢板上,用特制的,钢制笔尖儿 在蜡纸上刻字 ,然后再把这个刻好的蜡纸版  ,在手工印刷机上印刷 各种各样的传单 就是通过这种刻板印刷完成的 ,遗憾的是,当时这种刻板印刷只有两种颜色,所以印制出来的东西很单调毫无欣赏价值  。1968年我们当地,发生了一起所谓的反革命事件,有人,用这种钢板印刷的技术,发送了反动传单,我依稀记得那个传单的内容,是说文化大革命才是真正的祸国殃民,民不聊生之类的,那个文章的文体不像是,年轻人写的,更像是一个,老私塾的人写的,文章当中,充满了之后业者,但是观点很明确,就是攻击文化大革命 当地的啊,公检法部门联合破案,首先要找,这些会刻钢板字的,我当时,也是被调查的对象之一,不过,当天上午进公安局,核对笔迹,因为,那个所谓的反动传单,是用手写体刻的,个人字迹味道很浓厚,不像我平时都是用仿宋体 ,那样的手写字体,我也是刻不出来的,所以我 中午就被 放出来了,后来破案了,果不其然是一位退休高中语文老教师刻制印刷并散发的,被打成了反革命,判了20年徒刑 后来那位老师1976年在监狱中风释放,没几年就死了。
      我的毛笔字虽不出名,却也拿得出手, 就是在那个时候练就的。我们那个时候,小学是没有几个人写什么大字报的,大多是 乱写一通,但是也有认真的 ,趁那个乱世 练就了一笔好的书法,最后竟然功成名就 。我的一个同学,姓蒯,现在是省书法协会主席,中国书法学会的理事之一,和我就是同班的同学,不过很他早有人指导,父母都是中学的老师,父亲 本身就写得一手好字,主要是篆体。这位姓蒯的同学毛笔字在16岁的时候,已经写的很拿出手了, 而我那个时候,父亲是高技术的,书法没有名师指点,我 更喜欢宣传画和漫画 ,很可惜,这些东西到后来,也没上档次,但是我那位嗯 姓蒯的同学却功成名就 ,经常出国交流,他的字,现在一副字,可以卖到几万块钱了,现在想来,无论什么时候,要学一门真正的技艺,第一 必须要有名师指点,第二 必须要有锲而不舍的,坚持练习的精神 才能成功 。
      在文革当中,我还练就了,写大标语的功夫 ,主要是黑体,还有隶书 ,在那个动乱的年代 写大标语是经常的事儿,毛主席发表了一个什么语录,两报一刊发个什么社论,就要提着一大桶浆糊 一大卷纸,沿街写标语 口号认真的写,经常的写,这大字的水平还真是有提高 。
      1969年9月9日 毛主席逝世的时候,我所在的工厂 街道树立了两米高1.5米宽11个 的大牌子,每个牌子写一个字:伟大领袖毛主席永垂不朽!说真的,那么大的字,我还真没写过 。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我竟然用大毛刷一气呵成 11个大字 ,而且是一边写一边哭 ,我感觉是我历来写得最好的一次, 很可惜的是 这种大刷子标语字,到后来也几乎没有排上什么用场。现在如果用毛刷写大字,我还是可以驾轻就熟 因为那毕竟是,5、6年 练出来的功夫啊 !
     我九岁才开始上小学,从小酷爱无线电,但是实践的机会真不多,5年级以前,就是玩玩矿石收音机。到五年级的时候,属于高年级了,文革也到了最混乱的时候,我就可以拆卸修理学校的麦克风、功放机、幻灯机之类的东西,大胆、敢动手是我的特长, 更重要的是那个乱世 创造了学习和实践的条件!我记得在小学的时候,我们的我们学校的 麦克风经常坏,功放机,也是隔三差五的会出一些,接触不良,电子管松动,电位器接触不良产生的噪声,等常见毛病,这个,我都可以解决。在当时的老师,和工宣队看来,我简直是个奇才,说我是,被窝里放屁,能闻能捂。  
       这些真的感谢,那个乱世,提供了这样的机会,真要是太平盛世,我还真没有机会练就这十八般武艺
       不过乱世再也、再也不要来了,那个乱世,毁了一代人,影响了数代人 ,拖累了整个国家 ,老毛要打倒走资派、世界大同的的夙愿非但没有实现,而是渐行渐远。
      老百姓没有过高的奢望 ,能一边欣赏着日进斗金的大亨们幸福逍遥 ,一边过着不为柴米油盐发愁温饱的日子,就阿弥陀佛啦!从来没想过要成为什么英才,更不希望乱世 。

下一集:忆海拾l零:15 我做过小偷  我的微信号 :wdelelxg


补充内容 (2018-9-9 21:57):
1976年9月毛主席逝世,年份打错了。抱歉!
001iGtC3zy6J5W8qxL61c&690.jpg
1278461635_b10f28cbe33a0028651dd5f0eafc5d52.jpg
1278461635_ec19687e33cee70afeb42e923fd0ca6a.jpg
b_vip_2AF3FE517B320526DABAE273E8CF27F8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9-12 18:40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蒯宪 ,字白岩,斋号不言斋。男,汉族。1954年生于山东潍坊,1990年毕业于中央文化管理干部学院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、山东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兼篆刻委员会主任,山东印社副社长,潍坊市书法家协会主席,潍坊市艺术馆研究馆员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12 22:56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楼上搜集的资料。蒯宪,同学一年,文革辍学分手。人家功成名就,咱穷困潦倒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9-17 05:14:0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18 00:09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上朋友所言极是!不能比,没法比,要知足,不乐也得知足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20 21:03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忆海拾零-15,我做过小偷,
    俗话说人穷志短,穷啊,就没有志气,俗话还说:穷极生风,这个风,大概就包括,小偷小摸之类的。
    小时候我们家穷,对孩子们来说,穷的衣不遮体,食不果腹,尤其是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,这样的形容一点都不过分.
   于是在家境很穷,家教也很松的家庭,就出现了一批小偷小摸的孩子,说他们是贼,有点冤枉,因为那时候的那种小偷小摸,纯粹是为了填饱肚子,专门到外面偷吃的,我记得八岁那年,在街道孩子头的唆使下,我也加入了这个行列,我记得很清楚第一次偷,是去偷甜瓜,偷甜瓜比较保险,就是被人家发现了,最多被呵斥一顿,也不会被送到派出所去..
     偷甜瓜,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草帽法,我们几个小孩子先包围在卖甜瓜的摊儿上,手里拿着几毛钱,装作买甜瓜的样子,一个小孩拿起一个瓜,让摊主去称,趁摊主不注意,另外的就用软草帽捏起一个甜瓜到草帽子里面,在其他小伙伴的掩护下,转身就撤离,一个甜瓜就偷成了,然后,就在在小巷里分瓜吃,第一次不花钱就吃了一个垂涎已久的大甜瓜,心里还蛮有成就感,既害怕又兴奋。
    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,也会得寸进尺,想想,还是蛮可怕的!
    当然这样的草帽偷瓜的把戏,并不是回回都能成功,有的卖瓜的就警惕性很高,只要拿着草帽去,就把我们骂跑,显然他们是曾经是草帽偷瓜的受害者.
    这种小偷小摸的行为,对我们这些小孩子来说,如果没人制止的话,真的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,后来我们这帮小孩子当中就有两三个,扩大到了偷人家的钱包,专门到电影院门口卖票检票的拥挤的地方掏钱包,
    当然,偷瓜和掏钱包都是偷,但是就有着很大的不同了,偷钱包一旦被捉住,轻则挨打,严重的痛打一顿后,再被扭送到派出所,不过到了派出所,警察叔叔一看都是些十岁左右的孩子,通常呆个半天,然后让家长到派出所来领回去。
    平心而论,偷甜瓜,已经是战战兢兢了,掏钱包,当时我真的不敢。有一次,我们邻居家,也是一个姓刘的孩子,12岁,到电影院掏钱包,被抓住了,挨了一顿打后,被送到了派出所,在派出所里,他一口气把我们十几个参与偷甜瓜的小伙伴全都咬出来,都被弄到派出所里去。
    我记得那天上午8点多,派出所,到我家里,弄我的时候,我吓得嚎啕大哭,奶奶,也吓得浑身发抖,因为我闯了大祸, 直到中午,我的父亲到了派出所,把我被领回家以后,父亲问明了原委,一再确认,我确实没有偷人家的钱,只是是偷瓜吃,竟然没有打我,但是非常严厉的警告了我,而且是含着泪警告的,从那以后,我再也不跟那帮孩子在一起,更不会再去偷瓜吃了,这才有了后来,我又转战卖西瓜的店里,啃人家吃剩的西瓜皮,这一点,在<往事如烟>当中,作了回忆,曾经感动过许多坛友..
     在灾荒最严重的62年,在我们这马路上不仅有小偷小摸,而且随时都能遇到不是偷而是抢,专门抢吃的,我们家十字路口,有一个卖油条的摊主,就经常遇到,有衣不遮体的人,上去抢油条吃,他们抢到以后,宁可挨打,也先把油条,死命的往嘴里塞,他不管被人殴打。
     那个卖油条的老板,准备了一根藤条,就是专门用来对付抢油条的,藤条打上去打不死,很痛,又起到震慑效果。
    小偷小摸,是个道德层面,法律层面的问题,但是,在那个饥饿的年代,不仅仅是一个道德法律层面的问题,而是一个生存的问题,为了生存,铤而走险,为了生存,丢弃了脸面,不管是大人,还是孩子,都是如此。衣食无忧,还去偷人家的东西,那才是真正的小偷,被人们所不齿。
下一集,忆海拾零-16 摔破水瓶,两天不敢回家,
timg2.jpg
timg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9-28 14:14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主写的真棒 虽然没经历过 但看过之后有莫名的感触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 23:08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wdele 于 2018-10-1 23:23 编辑

忆海拾零-16  那年国庆
  
     1967年,我13岁,小学四年级。
    北方的国庆节,天气有点冷了,但是每年的国庆聚会大游行,还是一年当中为数不多的期盼之一,彩车、高跷、化装游行的队伍、震耳欲聋的的锣鼓、招展的彩旗,汇成喧嚣的河流,在家乡的小城镇里涌动串流。
      文化大革命开始后,国庆游行完全变了味道,取而代之的是毛爷爷的画像、万岁的标语、砸烂狗头的漫画、造反有理的呼喊、派别攻击的啸叫。
      9月30号我的邻居小叔阎罗锅(弯腰驼背无业游民),跟我说:明天咱们去参加国庆游行,我说,我一个小孩子去参加什么游行呢?罗锅说:他们两边大会游行的时候,肯定要打起来的,打起来就有丢东西的,咱们就去捡东西。
     我问他:有什么东西好捡?他说各种各样的红旗彩旗造反对旗帜,这些东西拿回来,可以做被面儿啊、棉袄里子啊。还有可能捡到铜锣、那就更值钱,可以拿到废品站卖钱。还可能会捡到钢笔、手表呢!他越说越兴奋,我也越听越兴奋,于是我们决定明天一早,去体育场先参加国庆集会,然后跟着游行队伍的主队里面去,等他们打起来,就开始“捡”东西。
     10月1号一大早天刚朦朦亮,我就从奶奶的被窝里钻出来,穿着一件破裤子、破短袖,溜达了大街上找到了罗锅,我跟他一起来到体育场集合的队伍里面,混进了 国庆集会现场。
       国旗、彩旗、造反派的旗帜、口号锣鼓喧闹交织在一起,一片喧嚣。庆祝大会开始,奏国歌、工农兵代表讲话,革委会主任讲话之后,游行开始。
       果然,游行队伍的两派在东风大街路口就发生了先是互骂,继而是互斗,双方打了起来,用旗杆做武器,用铜锣做盾牌,一时间彩旗飞舞,锣鼓飞天,叫骂、哭喊混杂在一起,我和阎罗锅经盯着丢在地上的东西,在杂乱的人群中转来转去钻来钻去,奋不顾身大“抢”出手,首选铜钗钹锣,那是铜!铜就是钱!然后是红旗、彩旗,那是被面、棉袄里子!
       到了现场才知道,像我们这种捡便宜的人,在游行队伍当中也大有人在!我亲眼看到,两个人,一男一女,把宣传车上的戏匣子(电唱机)和一个小型扩音器从宣传车上抢下来,放到自己的自行车上推着跑了,说是要保护自己单位的财产。有的锣鼓手在昏暗中,拿起铜锣,揣到自己怀里就跑。
     那天我和闫罗锅,捡到了,准确的说是抢到了一面铜锣,一个铜钗,四面红旗两面彩旗。因为阎罗锅年龄比我大,付出的多,所以,我分的东西相对少,给了我两面造反派旗,一个铜钗。  那铜钗,我马上就拿到废品站卖了三块多钱,好开心啊!那三元钱我没有上交,先花两毛钱,吃了一碗大虾面,然后剩下的2块8毛钱一直藏在身上,还买了一本彩色的画册,《少年英雄刘文学》,看小人书看了一个多月。
     造反红旗,材料还蛮厚实的,造反队的名字是用黄色布钉上去的,拿回家去后,家里大人也没有训斥我,因为在那个时候,在混乱中捡东西是一种常态,对没钱、没面子的人家来说更是如此。
     奶奶和继母当晚就用小剪刀把旗帜上的黄色布字:潍坊大联动造反司令部  几个大字挑掉,还真的做了个被套子,不过当时怕被人发现惹祸,在做好的红色被子外面又套了很破很烂的被套。那年的冬天终于有了一个完整的“新”被子,尽管里面是一些破烂的旧棉絮,但是还是觉得暖和许多。
     国庆节过没几天,革命委员会、工宣队发了一个联合通告:追缴在国庆那天丢失的财物,主要是扩音器、五星红旗、发电机,但并不包括造反派旗帜。又过了几天听说,有人把捡到的五星红旗改成被面儿的,被抓进了工人纠察队,被当作反革命游街示众。虽然我们改的是造反派的旗帜,但也是心有余悸,那被子,即使是套着破布套,整个一冬天都没敢拿出来晒太阳。
      后来,有了这个经验,只要一发生两派冲突、武斗啥的,我就会和我的情投意合的小伙伴到现场捡漏,小地方的武斗,不像大城市那样血淋林的,再说我们也是小孩子所以风险不大。通常,总能捡点什么东西回家。你别说,有的还真有捡到手表、打火机、钢笔、毛主席语录等有价值的财物。不过,最纠结的还是捡到皮鞋,大多都是单只,很难配对,实用价值不大。


1967国庆节报纸

1967国庆节报纸

1967年国庆宣传画

1967年国庆宣传画
u=3092568591,2878210156&amp;fm=26&amp;gp=0.jpg

1967年国庆游行

1967年国庆游行

1967年造反派大旗

1967年造反派大旗

1967年国庆宣传画

1967年国庆宣传画

1967年发行的像章

1967年发行的像章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10-6 22:08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真实,我们的小城市也闹得凶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8-10-7 20:50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主又复出了,几年前看过你的《往事如烟》,很感人。先顶了。慢慢看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矿石收音机 ( 蒙ICP备05000029号-1

蒙公网安备 15040402000005号

GMT+8, 2020-11-1 08:57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4-2019 caoyin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