矿石收音机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会员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
搜索
查看: 484182|回复: 1651

往事如烟(1-57)

  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08-5-14 10:49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受父辈的影响,从小喜欢无线电,小时候的无线电唯一能玩的就是矿石收音机,一个只有3个部件的收音机,线圈、矿石(相当于检波二极管)、耳机。其中最贵的要属耳机,记得那时候一幅头戴式耳机要5元钱,那耳机是电磁式的,个头比较大,耳机线很软,外面有一层纱线包裹,6.3的大插头,那时候没有立体声,两个耳机并联的,2000欧姆。
不过,我可没有哪个福分,对头戴式耳机真实梦寐以求可望不可及啊,那时候,父亲是电气工程师,工资只有22元,一天带5毛钱出来,就可以有吃有喝;可见,5元钱的耳机这个多么奢望!
  在当地,我们可以买到邮电局技术服务部处理的单个的电磁式耳机,直径大约40mm,,后面有两个接线螺丝,灵敏度不高,矿石收音机本来就信号弱,用这种耳机听起来比较吃力。不过,听当地的电台(整个山东省唯一的电台)声音还是蛮响的。这种耳机也有高低档次之分,高档次的里面有两组电磁线圈,震动膜片(金属片)比较薄,声音比较响亮。
   为了得到一幅头戴式高档耳机,我决定自食其力----养兔子,那时候养兔子是城镇家庭的收入来源之一,国家收购的,一只3斤左右的兔子就可以卖的6元左右。3个月以后,我用其中的一只兔子换来了一幅头戴式耳机,记得,那几天晚上睡觉都搂着它。晚上可以和奶奶一起分享电台的音乐(3岁那年母亲病逝,奶奶把我带大的)。
从那以后,我为小伙伴们组装了不少这样的矿石收音机,四邻同学不敢再轻视我(年幼体弱,经常挨欺侮),每逢星期天是最忙的时候,到同学家工程(还要架设天线、埋设地线)做完了,还可以吃一顿饱饭。
   耳机,声音太小,就把耳机放在罐子里,用现在的话来说叫助声腔,声音果真提高不少。但是,耳机毕竟是耳机,声压总是不够。大概1963年我们那个地方开始有了舌黄喇叭,这种喇叭个头满大的,顶现在的6寸喇叭,最先是普及到家庭的广播喇叭,灵敏度很高,把它连接在矿石收音机上听当地的省台,居然整个房间都可以听到(当然,要屏住呼吸)。好是好,但是,体积太大,只能挂在墙上,晚上静静地听。
转眼几年,文化革命开始,二极管、三极管出现了,矿石收音机升级为单管放大的收音机,声音好大!全家可以清清晰晰的听电台的革命样板戏了!那是我家的第二件家用电器(第一件是手电筒)。那时候,当地电台一般晚上10点钟就停止播音了,停播以后,马上就会出现苏联的对中国广播,那时候是敌台。 1967年夏天,我的邻居听着我给他改制的收音机睡着了,晚上11点,苏联的莫斯科广播电台开播(功率很大,不亚于省电台)大骂文革、攻击伟大的党,被外面乘凉的人听到了,报告了居委会,居委会的造反大妈们当晚就到我的邻居家抄走了他的收音机(后来听说安装在了居委会主任的儿子的新房里),好在我的邻居是一个鞋匠,当年给八路军修过鞋子,才免遭厄运。
可是,舌簧喇叭的音质实在太差,高音有余,低音不足。那时候,动圈喇叭出现了,声音真的好听!一些懂得一点的家庭,把自己家里的有线广播舌簧喇叭取下来偷偷换上动圈喇叭,导致当地的有线广播站负载大增,屡出故障,记得当时广播站的革命造反战士、警察一起挨门挨户的搜捕动圈喇叭,搜一个没收一个。有一位资本家出身的家庭被搜出了2个4寸的动圈喇叭,结果给游街示众,在脖子上挂着2个动圈喇叭,和大牌子,罪名是用动圈喇叭破坏无产阶级宣传阵地,现在想来让人啼笑皆非!
文革的前几年,经济形势越来越糟糕,舌簧喇叭、动圈喇叭都很难买到,有线广播站发给家家户户“无产阶级科学的丰硕成果”-压电陶瓷喇叭,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,一块压电陶瓷片粘在一个5寸的纸盆中间,接在线路上,那声音简直能把好人折腾成神经病(fo在3000hz啊)!后来广播站下了一个规定:有血压高、心脏病的家庭可以关掉该喇叭,**家庭必需坚持收听。后来好多家庭到医院开血压高的证明(那时候是公费医疗),关掉压电喇叭。又后来,有了半导体收音机了,家庭不再挂喇叭了。后来(那来的那么多后来),生活水平提高了,大喇叭的收音机、落地机风靡十多年,组合音响那是后后来的事情了。
现在,我的手头上还有一个破旧不堪的矿石收音机、舌簧喇叭,一直舍不得扔掉他,看到它,又回到那充满向往、充满辛酸的少年时代。
呵呵,往事如烟。矿石机、喇叭,见证了那个时代所发生的一切!

[ 本帖最后由 wdele 于 2010-10-5 16:29 编辑 ]

评分

16

查看全部评分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08-7-13 22:52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建议楼主再继续的时候,适当把字体调大一些,我想这里很定有一些年龄较大的人在看你继续的内容吧,不妨对他们给些照顾,另外,你也知道本坛大都是些无线电爱好者和搞电子维修人员,这些电子维修的朋友有一个特点,就是在搞维修时比较费眼啊!想必一些夜猫子在晚上长期看你的这些内容眼睛会很累的,所以建议你将字体调整稍大一些比较好。要想聚人气,就要更加亲民才好,你说是吗?小小意见,仅供参考。
回复 支持 2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7-6 22:29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
往事如烟 27

小凌进入我的房间,反应可想而知。她把拿来的毛毯铺到钢丝床上,试了一下,还是透风撒气的,“这样睡觉,还不得冻死啊!”由于手不方便,她一边给我铺垫床铺,一边她摇着头甩动着面颊的泪水。
“这样不行,绝对不行”,她立即到外面的小卖部买了几个纸板箱拆开来铺在钢丝床上,重新把毛毯铺在纸板箱上,把我我原来的被子盖上,再搭上拿来的军大衣,这件军大衣很旧了,但是很厚重,是小凌爸爸退伍后留给她的。
  暖水瓶的水还很热,小凌倒了满满的一杯子,我忽然闻到了热开水特有的清香,双手捧着杯子,贪婪的喝了起来。
   尽管她的手不太方便,有些动作还需要嘴叼牙咬来协助,不一会儿,冰冷的房子里有了开水的热气、铺盖的温柔,家的温暖、一种发自内心、飘逸在小房间的的温暖。这一切,我竟然是呆呆的在一旁看着,一向口若悬河的我,只会憨憨的说:真好真好。
   我想向小凌诉说这两天发生的事情,小凌说:整个过程你不用说了,厂里的人都已经告诉我了,本来,我可以早点过来,我下午先去了一趟领导的办公室,我以问如何办理结婚登记的手续为由,向他们公开了咱俩之间的恋爱关系”。
“你为什么要向领导公开我们之间的关系?”我反问道,在这以前,小凌一直要求在半年之内要保密,以免招惹口舌。
“你知道”小凌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你们几个人(驻外地办主任)的事情,并没有结束。北京办事处的小潘已经进去了,罪名是倒吃回扣,对方采购商死活不承认吃了回扣,这不是有口难辩、任他们处置吗?广东办事处的常哥,人家有钱,拿了5万元幸免于难,而且又回了广东。”
   听小凌这么一说,一颗稍稍放松的心,又提了起来:查回扣,对方谁会承认?不承认,就是倒吃回扣,这也真是何患无辞啊!
“所以,你不要以为你掌握了他们高层一些所谓的事实就可以高枕无忧,怎么就没想到,他们会正因如此来收拾你呢?”小凌此刻像一位资深的律师,层层剥皮,丝丝入扣的分析我的处境。
“也是”,我吸了一口气。
“其实,要收拾谁,厂领导、一把手不表态,清算工作组是不会动手的,我跟一把手公开我们之间的关系,量他就下不了这个手。”
我想不到,一直羞于公开、害怕公开我们之间关系的小凌,竟然主动出击公招世人,用心良苦啊!后来我知道,我是我们几个唯一一个既没进去,也没交钱的,据后来的知情者说,领导曾经发话:小凌本来就够苦的了,跟了他就更可怜的,就算了吧!

   没几天,清算工作组给我们没有“进去”,又没有交钱的发了一道命令:半年之内,不准出市,随时听候清算组调查。  大胆的,照样出去了,到了广东继续挖金,也没咋地。小胆的,准确地说是我,乖乖的呆在家里,这半年,工资分文没有,该如何渡过?
  重操旧业,家电维修!我租了在住处的附近的电子工业学院的门面房的一个楼梯间,大约有6个平方,其中三分之一的面积是要弯腰的,尽管我的个子很矮。
  租楼的教务处干部把我拉到一边,一只手遮住自己的嘴,另一只手指了指小房间上的灯,压低了嗓门说:那灯,不在电表上!懂吗?不在电表上!他们以前租房子的都拿个几包香烟,我就睁一眼闭一眼了!”说完,嘿嘿一笑,漏出一排尼古丁板牙。
    “诺,一条将军,”我随手塞给了他80元,刚好一条将军牌香烟的价钱。
    我忍痛把小凌提供的一张木头单人床的两条腿锯短,否则那床就塞不进小房间的最低处。一个1.2米长的玻璃柜台、我那张自制的铁架子工作台;还得起个店号啊,隔壁就是一家“宇宙科技公司”,卖点电脑周边产品什么的,他们虽然懂宇宙科技,却并不懂电子,与他们沟通以后,以帮助他们修理硬件为交换条件,同意我的小店用借用他们的“宇宙”名称,就这样“宇宙家电维修中心”成立了,说真的,看看着巴掌大的店面,那连腰都直不起来的空间,再看看宇宙的招牌,我也觉得好笑与莫名的酸楚!
   用前往检查的工商部门干部的话来说:好小的店面、好大的招牌、好牛的技术 !说好牛的技术,那是因为,我自己打的广告:修各种电视、各种DVD、各种卫星机,那个卫星机的“机”没贴牢,掉下来了,成了“修各种卫星”,哎,那不是抢航天部的饭碗嘛 )!


[ 本帖最后由 wdele 于 2008-7-7 22:42 编辑 ]
回复 支持 2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7-20 01:53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
往事如烟 32

王大爷的家,一间半房子,是女儿换了新房子以后留给王大爷老两口的,房间里冷冰冰的,里面的陈设十分简陋,一张旧的写字台,上面放着一台12寸的老黑白电视,电视上在扭妞咕咕(行扭)的演着新闻,报道一年来伟大祖国国富民强的大好形势之类的采访报道。大爷两口的的生活简朴,甚至有点寒蝉。房间里按着火炉却没有生火。大爷老两口的主要收入来源是不到700元的退休工资,当然算卦以后,收入比过去改善了不少。
       老两口见我们提着手婆子(礼品)来了,有点意外。赶紧拿了一张长条凳子(这种凳子在农村也很少见了),拿起暖水瓶给我们倒水:“你看看这水瓶,中午灌的水,现在就凉了”。老伴赶紧点起了房间里的火炉,由于倒风,房间里顿时烟雾弥漫,老两口一边忙活,一边咳嗽者说:“对不起,你看看这整得…..。”
        我和小凌都说,“大爷大妈您别忙活,俺坐坐就走,上次多亏您的点拨”我把如何到清算小组应对的过程跟王大爷绘声绘色地讲了一遍:大爷,真得感谢您呀 !”
“哎,贵人自有福命,我料定你平安无事就是无事嘛!”王大爷奉承着俺,也夸奖着自己,看得出很开心。
“大爷,麻烦是过去了,可是下一步俺该怎么走,还请大爷指点指点俺”,小凌十分虔诚地说。
     大爷沉默片刻:“咱们先吃晚饭,然后再聊,好不好?”
见大爷两口子诚心相留,也只好留了下来。大爷老伴马上手擀面条,大爷从外面阳台上拿了一只罐子,那里面是炒好了的炸酱肉。
      小蜂窝煤炉子不顶火,大爷用上了家用电器—一个小鼓风机从下面一吹,不一会儿,面条做好了,那是正宗的炸酱面啊,和小凌也好长时间没吃过了,主要还是一吃炸酱面,小玲就会想起那令人恐怖受伤的往事,此刻我有点紧张。
“多好的炸酱面啊,我吃一大碗!”小凌看出我的心思,善解人意。
     那炸酱面真的很好,甜酱是正宗的北方黄豆发酵而成的,香咸略甜;所用的肉都是瘦肉,不能切片,更不能剁成肉泥,要切成肉丁,然后用葱姜茴香爆锅,甜酱来炒。
        热气腾腾的手擀面,加上炸酱(酱色),还要放上甜蒜末(黄色的)、香菜末(绿色的)、咸胡萝卜末(红色的)、麻油蒜泥(白色的),陈醋(深黄色)、拌起来,那是色香味俱全,真叫一个香啊!(我现在又流口水了!)
       我纳闷:大爷好像是有备而来的,莫非他用易经算到我们要来?算到俺喜欢吃炸酱面?我刚要问,大爷好像看出我的疑问:“哎,也不是特意为你们准备的。闺女、外甥都喜欢吃炸酱面,俺就炒好这么一罐子,把这些小料也准备好,反正天冷,坏不了,周末,她就带着小外甥来吃…..”。原来如此,大爷的炸酱肉面条是给闺女、外甥准备的啊!
     不管三七二十八,来了就吃!我先用筷头蘸了一下炸酱肉,然后用舌头舔了一下,好香! 我急不可待的向小凌递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:预备---开始!小凌笑了笑,说:你真行!我错误的理解领导的意思 ,以为他同意了,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!
       王大爷弄了一杯东北烧酒,舔一舔粘了炸酱肉的筷子头,喝一小口烧酒,慢斯调理的;而大爷的老伴只盛了小半碗面条,更多的是用汤在泡馒头,王大爷急忙解释:老伴儿年轻时候就不喜欢吃面条…..”“多好吃的面条,怎么会不喜欢吃呢,大妈?” 我嘴里含着半口面条质疑的不是太清晰。大妈说:吃吧吃吧,不够还有馒头呢!
“不用了大妈,不麻烦您了,我就吃面条就行啦”,我表现的得很客气,而小凌的眼睛一斜一斜的看我。
      事后,小凌戏虐俺:“你的吃相真好,好像八辈子没吃面条一样,埋头苦干,鼻涕流下来了都不知道,一个劲地吃、吃!
      吃晚饭后,转入正题。像上次一样,王大爷开始进入状态,以一种近乎恐怖的眼神盯着我大约5分钟,然后,又是算,又是写,又是查易经大典。好长时间,我都想打瞌睡了,大约1个多小时,结论出来了:
1、        没什么过不去的坎了。
2、        明年5.1以前必须结婚。
3、        你们的生存发展在东南靠水的地方,在老家难以为继。
4、        你俩会再有1-2个儿子
5、        先生如果从文会好得多
6、        先生大器晚成,要55岁以后福禄财齐收。
7、        66岁有个小坎,不过能过去。      
       为了以示郑重,大爷把以上7条写了一个条子给了俺,至今小凌保存着。(你不得不佩服,除了5、6、7尚需证实以外,前5条他都说对了,或者说,是蒙对了)。天色已晚了,小凌把300元钱硬是塞给王大爷,王大爷紧紧的攥着那300元钱,反复地说:这钱绝对不能要,绝对不能要啊!老伴也随声附和,面部绽放出青春的笑容!
       有书为证:易经的预测术,是比较完整的数理模型,实际运用中,应验率也较高,它把天时,地利,人和与影响人类的某些能量场四个方面,与时间,空间巧妙地组合在一起,运用阴阳十八局,模拟宇宙统一信息场的立体动态象数理模型,即可以用于预测自然、社会,人生各种各样或然性和模糊性事物,也可以向人们提供趋吉避凶的择吉方、择吉时,测来意。
      不过作为一个矿工(石收音机程师),我是处于半信半疑状态的。”“王大爷那么神机妙算,怎么就算不到自己呢,日子怎么就过得这么寒蝉呢?小凌说:“富贵在天,命中注定的,命中没有,会算卦也没用。”
“医生治不了自己的病,神汉算不着自己的命”,我脱口而出。小凌听了很不以为然,对俺横加痛斥:昏头昏脑的,人家前面都给你算到了,应验了,你还不信!今晚回去,好好的合计合计”!
“合计什么?”
“过了年结婚.....!”
“天哪,吃饭都成问题,拿什么结婚啊”
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按照王大爷的去做不会有错!”小凌的决定就是董事会决议,必须执行。
      我知道,小凌在期盼着王大爷预测的第6条早日成为现实。
       当年是这样,现在还是如此。
      离实现第6条,毕竟只有半年的时间了,明年就是了,让我们等待那个幸福时刻的到来,我想,我也应该买一块倒计时表:
       到55岁福禄财齐收还有196天128小时268分75秒
  

[ 本帖最后由 wdele 于 2008-7-20 07:46 编辑 ]
回复 支持 2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15 15:27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
往事如烟(4)

小时候,虽然是资本家出身,确实很穷。一大家9口人靠爷爷的小店,父亲的微薄收入。母亲早在我3岁的时候肺结核去世,我是母亲重病中生下来的,骨瘦如柴,4岁才会走路。
记得7岁那年,夏天,看见人家吃西瓜,馋得不得了,竟然跟着一帮穷孩子到一家西瓜店门口啃西瓜皮(人家吃剩的),被邻居告发,爷爷朝我的脸就是一巴掌,打得鼻血直流。我害怕极了,因为爸爸就要下班了....爸爸下班后,问清原委,先是把我脸上的血迹洗干净,继而就狠狠地打他自己的脸,并失声痛哭!我第一次,也是唯一的一次见父亲痛哭!
   第二天,父亲买了一角西瓜,用报纸掩盖着,把我拉到后院.....,贪婪的我一直啃到瓜皮透气,不过,我再也没到哪家西瓜店的门口。从那年秋天开始,父亲以少有的耐心教我制作矿石收音机,从绕线圈开始,买固定矿石(价格比较便宜,可调的的要贵一倍),那时候舍不得买空气单连,而是用抽头线圈、双回路线圈来调节。父亲对我最多的教育是:要搞清原理,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,他的这一要求是我获益匪浅,才有可能不仅会做,也讲得出道理,成为电子专科的老师、工程师、总工程师。
    父亲在世的时候,我常跟他开玩笑:老爸,你就像那笑话讲的:你打我的儿子,我也打你的儿子!
  现在,讲这个笑话,想哭。

[ 本帖最后由 wdele 于 2008-5-15 17:18 编辑 ]

评分

2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 支持 2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08-8-14 13:51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史大林先生
吴托邦先生
^_^
^_^
^_^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08-8-11 18:03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含泪看完了这一集,向天下的母亲致敬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7-3 07:08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XCH 于 2008-7-2 22:29 发表
很感人。
LZ的文笔很好,写的生动、真实、感人。建议出书。

谢谢!如果有好的题材,俺真想写。国庆节以前俺想写一篇报告文学《50年感怀》,不知能否实现,投征稿的不多啊!这可是基本素材啊!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08-6-23 10:19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泉水叮咚 于 2008-6-22 19:48 发表


      自古以来、掏粪界也是有鬼据的!说不定那老头儿财迷心窍、不拜码头四方、惹着了粪霸、所以那年头、斗他一回子、说不定也就知道“掏粪也得看地界”了。

        哈哈哈哈,言之有理啊!  不过我看那带袖标的老几似乎不像是个粪霸之类的主啊! 到真的很像是个革命无罪的大无畏战士,要知道那时这位仁兄的口号可是喊的震天响啊!  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08-6-20 09:56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wdele 于 2008-6-18 14:56 发表

呵呵,你我的性格类型不同;家庭背景不同、经历不同。由于出身资本家,从小对政治问题唯恐避之不及。经济,咱也没问题,至少没有涉及到法律层面的问题,只是胆小怕事,被人宰割,这是一个真实的我。还有,那时的法 ...

           是啊,那时的岁月,普通的老百姓真是很害怕上纲上线的,任何的问题,只要牵扯到上纲上线的政治和路线问题,就会叫你吃不了兜着走啊!我记着小的时候,有一天我们的大院来了一个老农正在把我们这里的下水井盖大开,用粪勺从下水的粪池井里一勺一勺的往架子车上的罐里装大粪,突然,来了一个带袖标的人,说老农是偷大粪的,把老农的装了半车的大粪又给到回到大粪池里,而且不顾老农的求饶,把老农的粪勺也给砸扁了,接着对老农就是一顿斗私批修的批判。最后,在带袖标的人喊着口号下,老农拿着被砸扁得粪勺,拉着架子车灰溜溜的走了。这件事情对我的印象深极了,那是我还小,只是再看看热闹;从此以后,再也没有人来偷大粪了。那个带袖标的人看样子也像个农民,他为什么就不想一想庄稼是怎样种出来的啊,粮食要是收成不好,我们吃什么啊!那个老农看样子也是没有钱来买些化肥,就想找一些有机肥来浇庄稼,指望着用这种办法使当年的收成能好一些;老农有什么错啊!      这就是那时的政治挂帅,路线是个钢啊!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6-18 14:56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原帖由 泉水叮咚 于 2008-6-18 13:42 发表
我艮你明显的不同、你惹得都是经济问题、我涉及的都是大是大非的政治问题、从海瑞罢官到最后的三大讲运动、无论哪一场都在运动我、当然我也运动当官的、最后一锅屎、都叫我给搅和了,文革十年、加上批林和批死人帮、 ...

呵呵,你我的性格类型不同;家庭背景不同、经历不同。由于出身资本家,从小对政治问题唯恐避之不及。经济,咱也没问题,至少没有涉及到法律层面的问题,只是胆小怕事,被人宰割,这是一个真实的我。还有,那时的法律制度不健全,他要叫你有事,你就有事!曾记否?严打的时候,不少人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,进了班房!

[ 本帖最后由 wdele 于 2008-6-18 15:21 编辑 ]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08-5-14 11:02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得真好啊,仿佛又回到了过去..........
发表于 2008-5-14 11:21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于 2008-5-14 19:42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往事如烟。
发表于 2008-5-14 20:38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
同感,当初我一个月伙食费9元,是我大姐给了我5元

才买了一副耳机。矿石是在修柏油路的碎石中找的黄铁矿做的。可变电容是用铁皮和纸作成抽屉一样的形状的东西,但也凑合能用。那时真能凑合!
发表于 2008-5-15 10:29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的不错啊.有同感啊.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15 14:28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
往事如烟 (2)

131   131    13    2    5   1  ( 5是低5)小朋友,小喇叭开始广播啦!
小朋友,今天是周末,我们继续请孙敬修爷爷给我们讲  孙悟空三打白骨精 的故事!
   我家路口的广播喇叭马上就围上一群衣不遮体的孩子,席地而坐,抹一把鼻涕,静静的听......听完了,回家吃菜团,窝窝头,然后期盼着明天。

[ 本帖最后由 wdele 于 2008-5-15 16:07 编辑 ]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15 14:57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
往事如烟 (3)

11岁那年清明节,学校扫墓。“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,来到了烈士陵园,苍松翠柏傲然挺立,朵朵白花寄托着我们的哀思”(扫墓的作文50个学生有45个是这样开头的)。
  一位一条腿的叔叔给我们做解放家乡的报告,连着听了3年了,内容一样。不过在讲道他本人英勇杀敌的事迹的时候:第一年讲是20个,第二年讲是55个,第三年就是95个。他讲的眉飞色舞,下面小朋友热烈鼓掌,高喊口号!
   就在这时,麦克风不响了。(叔叔讲到激愤处,常常摔打话筒,就好像话筒是反动派,不坏才怪呢!)这时候,大家急了,革命报告听不到了!老师,一位很漂亮的女老师,姓肖,找到了我。我用不到20分钟的时间帮他搞定了--------
   扩音器里都有个监听小喇叭,把它拆除出来接到麦克风杆子上,用原来的红绸包扎,一个应急的麦克风就搞好了,声音虽然小一点,也能用。在扫墓以前,已经在学校搞过一次了。那天,烈士陵园的叔叔奖给我一瓶酸梅汤,价值5分钱。
用两个小喇叭通话小时候是高档游戏。一般的是用两个园的 金属盖子,中间打个孔拉一条线。现在,我还给我的小儿子(9岁,晚年得子)用小喇叭通话,无需电源,儿子好像对遥控车更感兴趣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也罢,时代不同了。


[ 本帖最后由 wdele 于 2008-5-15 15:02 编辑 ]

评分

1

查看全部评分

发表于 2008-5-15 16:47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的真好,往事的回忆!
发表于 2008-5-15 16:51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儿时每天必听小喇叭广播。
发表于 2008-5-15 16:56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游戏儿时也玩过,不过不是用两个园金属盖子,而是用火柴盒,中间打个孔拉一条线,无电源,线要拉直,很好玩。
发表于 2008-5-15 17:18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往事如烟1可以后面就......简单了啊,加点劲哦!!!继续写啊!!!支持你。
     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15 18:14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
往事如烟(5)

儿时对无线电视如痴如醉。矿石收音机,你别看简单,真要做得好,还真的要下一点功夫。我家的院子很小,对角线也只有6米,无法搭一个优良的天线,试过,用广播线当天线、用电源线做天线,效果都不好。我只好在线圈上下功夫,以获得最大增益。
线圈,自己绕,线圈的筒子就是个问题,不像现在,塑料、胶木、尼龙的管子很容易就找得到。都是自己用废报纸在木棍上一层层的粘,白乳胶?那时候哪里有啊,都是用浆糊,你以为浆糊容易?也不容易,面粉一年到头全家人都舍不得吃几顿面粉,打浆糊一定要家里打人批准才可以,用一把大勺子,在火炉上细火熬制。
粘好的线圈筒子,晾干以后,我爸爸把他拿到单位电工班修电机的那里浸漆、烘干,如此一个完美的线圈筒才算做好。
  有电工班,漆包线自然不是问题,就是自己绕,总是绕不整齐,不过以后渐渐美观了。
我对制作线圈的总结:大的比小得好;粗的比细的好(线径);双回路比单回路的好;多股线比单股线好(真新鲜);有一个好的线圈,矿石机就成功了一大半,这个好,指的是:制作考究,设计匹配。谁的匹配?主要是与天线的匹配,如果天线条件不好,线圈的制作就更加重要。
矿石机的另一半就是耳机,对于矿石机这样的微弱信号源,耳机的高阻抗、高灵敏度是必不可少的两个条件,缺一不可。耳机,没办法,只有花钱买。自己试图做,一塌糊涂。
装配,当然也很重要,我制作的矿石机所有的内部接点都是焊接的,即使是压在接线柱上的引线,我也是先焊接,后压接在接线柱上。信号本来就很弱,接触电阻一点都不能忽略啊!
   (对不起,我老婆在餐厅里骂我:你神经病啊,凭着有稿酬稿约的文章不写,天天都你的老底,连啃西瓜皮的事情都兜上去,没见过!我把面条倒掉了!先到这里,惹女人生气的男人不是好男人!886)

[ 本帖最后由 wdele 于 2008-5-15 18:15 编辑 ]

评分

2

查看全部评分

     
发表于 2008-5-15 21:00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文章,感人.................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矿石收音机 ( 蒙ICP备05000029号-1 )

蒙公网安备 15040402000005号

GMT+8, 2018-2-21 21:02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