矿石收音机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会员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729|回复: 0

(原创)在绿皮火车上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9-12-10 14:15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

破晓之前

他们说,此刻烟雾缭绕着家乡,
母亲还在棉花糖香味的窝里沉睡,
她的鼾声连着此时车厢里摇晃的梦和摇晃的心脏。
摇晃的
一滴露珠慢慢从叶尖滑落。
摇晃的
路灯从家门前逐个亮到车站。

架子上摆满各种大大小小的行囊,
不知何时,成长和生活变成了家距离。
我们迎风移动,菜籽一样顺水漂流。
在破晓之前蜘蛛网状的迷雾中一次次离开,
又在每个假的日子里短暂归来。

窗外隐约极速倒退的田野和树木,
阴影记忆的焦虑和缺憾
被屁股接触座位的触感
完全凝固。
我依靠着蔚蓝色座椅跟着车厢抖腿,
用已经灌满鸡汤的双眼,
仰望窗外即将黎明的天空。

2
现在,没有过去和未来。

露水打湿的玻璃窗,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黑暗之门。
九十九层高塔上cos的公主,骑着对骂双头龙的杀马特骑士,
眼圈乌黑的路人,穿着唐装留着八字胡的国王。
天际回旋的单翼雄鹰,不知名的女优石子路旁刻意的微笑。
肥胖的妇女在无边稻场把麦穗堆成堆。
夜莺惨叫刺穿远古巫灵的断臂场。
还有那棉花糖香味的清晨,蜜糖上沉睡着的时空列车。

直到光阴像洗衣机那样搅拌。
洗去一切甜梦的痕迹。
人们面带锋利,
用岁月的火焰串烧一段一段黑暗记忆中的童话,
曾经的诺言,儿时的梦幻
一个个希望到绝望循环往返的旅程。
游吟着从过去和未来穿越而来的现在。

3

老虎机“开火车啦”的声音充斥着痴汉的长长车厢。
重金属的节奏伴随着车厢的剧烈抖动。
我的脚打着节拍踏入沉重而急促的幻境。

过了一小会,
唯一停留在车厢上空的因抑郁而自杀的单纯幽灵,被列车的零食安利销售吓跑。

她安利着另一个比车窗外更迷幻的世界,
“来,尝尝冰山的冰花吧,你们知道冰山吗?
那里是一个三季结冰的山,
春天,冰雪融化,正是冰花盛开的时刻。
小伙子骑着骏马,背满麻袋冰花,
回到村落
给扎着满头辫子的大头大眼美丽姑娘。

不吃亏,不上当一朵只要
九块九,买个吧,送给亲友,或者自己吃掉。
还有蒙古奶片哦一包十块,三包二十五。”

我知道,她一走,短暂的链接着关于钱和爱情的单纯致郁幻想会逐渐消失,
车厢里又会充斥着“开火车啦”的声音,
在痴汉列车之上。

4
躁狂的雾,时间线刻度的热闹生命沙漏。
田野上的枯树和曾经耕牛舞蹈的电线杆,
景深的雾,永远不能回头的时间置换。
现在,穿行的清晨。
记忆里留下鼠标可以拖动的痕迹,

全息的雾,身外全息的车厢和用倒退吞没的全息村庄。

我头脑里两个分裂的自己说,就连现在,我们都无法留住。
还有
时差偏执之中触手可及的过去。

5
很久以前,
离开家乡
听见火车呜呜的哭声。
如今火车不哭了。
就像我一样。

6
我擦干舌头
尝了一块蒙古奶片,
她说:“不买没关系,尝尝不要钱的。”
她说:“还有原味和酸奶味的。”
我尽力在记忆中搜索那些吃着奶片的女孩开心的笑,
并木纳地报以她同样少女的笑容。

7
最终铺垫

哦,我的上帝啊,你瞧瞧,
哦,我说伙计,黎明真是美的无法形容。
你瞧瞧,
伙计,我敢打赌,你没有在冬天见过这么绿的草。
哦,感谢上帝。
老伙计,别激动,深呼吸,
哥们,你感受到肺叶里回荡的空气了吗?
儿时的魔法阵,已经颤抖着展开。

8
黎明是最后一站,

就像火车在某个就要消失的季节悲鸣
那些童年的蓝色的天空,灰色振动天际的羽翼,
仿佛妈妈唱的歌谣,刺破乌云,漏出几缕阳光。
我望着旁边熟睡的少年。
他还在摇晃的梦旅中。
梦里,人飘满了远方的城市,
挤满另一个世界,
时间缝隙的妖精时常探出头向他奸笑。

当肥肉的云朵再次飘在蓝天。
巨大时间之轮夹着冰霜像洗衣机那样搅拌整个世界。
尾翼褪色的燕子自车门开启,密密麻麻四散飞翔。
那是通往宇宙之外永恒孤独的梦
和叫做一生一世的旅程

当他忽然哭喊某些名字时,
我走入他的身体,跟他重叠在一起。
在苏醒的黎明之光下瞬间老去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矿石收音机 ( 蒙ICP备05000029号-1

蒙公网安备 15040402000005号

GMT+8, 2020-8-15 18:25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4-2019 caoyin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